作為中年人,從小到大總會經歷過被人責罵,長大後偶有受老闆面色,甚至做錯決定,身邊好朋友都會忍不住責罵。以過來人身份點評現時的年輕一輩,還是要調整一下聲線與態度,否則大抵會碰壁。時代不同,陸續有學校著力推動正向教育。正面思維,除了多點鼓勵,少點責罵,還要具體將正向理念結合不同學習活動,幫助年輕人發展積極自信的人生。

何明華會督中學金偉明校長明言,正向教育從學生中一進來開始,不單讀書,更重要學習社交技巧(social skill),了解自己的強項。「我們給一個空課室讓他們自己設計,真的用油漆上色,很大膽。油課室的過程並非簡單,不止是學油漆、例如還要學如何動員全班去協議和達成共識。因為全班有不同意見,老師也有意見,你知道班主任會很緊張,可能科任老師見到課室變成紅色也不太「開胃」,有不同人的意見,你如何去取捨、說服別人和最後達成共識,在過程中學到和不同人相處的方法。」

要訓練學生學懂獨立,八日七夜的野外Outward Bound,個別學生未必受得了同輩那種生活日常,如何幾天間學會體諒、變得成熟?有學生表明每晚剖開心扉非常重要。「有見過有同學一包醬都撕不開,真的很誇張,需要人幫手撕開,又說我開不到。我組內有人是經常幫他,幫完一次結果全程都在幫他。例如他們不懂得洗碗、不懂自理,即使很基本的事。收拾東西,我們要將物品收進一個很大的背包,他們只是放很少東西,即自己的個人物品,就會跟其他組員說,我的書包已經沒位置了。然後所有事情都會交給其他組員處理。我們每晚就是要談如何改善當日發生的情況,例如一些組員不負責任的行為。數天後,情況有改善,組內都變得和諧。」

新一輩自信過人,要被迫在山頭野嶺接受挑戰,再強也有脆弱的時候。「我和另外女同學一起睡,其實她在帳篷裏偷偷地哭。其他人不知道,只有我知。她說很想念媽媽,很想離開。我回來之後聽其他同學說,很誇張地,不知他們如何走。衝到出馬路坐的士回市區;有些就說父母去找他;有些再誇張的同學就是媽媽不讓他參加。我自己那時候就在想,你不能去真的很浪費。」

「有一晚在北潭涌露宿,見到有數隻猴子在旁邊。夜晚想去洗手間,但不夠膽去,就忍到第二天才去洗手間。最難忘是跳海,那時候所有人都跳。我就以為很矮,就充大頭先跳。怎料看下去很高,有些膽怯,不想跳,然後被人推下去。穿著救生衣。有一刻好像在20樓跳下來般。跳下海後向上看,又覺得很好,又想跳多次,原本以為做不到的事都做到。」

這校的學生,一般來自基層家庭,即使不是小王子小公主,校長坦然不少家長一樣照顧周到,要子女捱幾天苦,個別也反映過特別擔心。

「多是擔心學生病,怕骯髒,在八日七夜中怕食物不乾淨。在八日七夜如何解決住宿問題?他們睡泥地、洗手間地下、最理想是睡在亭,有時候未必有亭,就在山野地方睡覺也有。出營後,其實大部分都成熟了,是非常好的。很多家長非常擔心,但過了八日七夜後,每個人站出來分享每個都開心到不得了,每位都很有成功感和很自信,家長看到都流淚。」

整個中四計劃,外展訓練只是其中一部分,金校長特別希望讓學生明白人生總會面對困難,沒可能一帆風順,要預早幫他們面對挑戰。

「即使是基層家庭也十分照顧自己子女,可能每件事都為子女想好和安排好,照顧周到。現時同學真的在溫室長大,舉例說,有很多同學連坐車都不懂,現在的小學生,其實很簡單的就是禮貌。很多時,孩子小時候就應該要教,但家長就好像照顧得無微不至,變相學生就覺得這是應該的。不懂說謝謝,亦不懂感恩。他們會覺得,一向都是這樣,可能每天都有飯吃,吃飯前我就繼續玩遊戲機,玩到天昏地暗。因為現時的家長真的很忙,其實我猜整個香港,不論中產或基層都是很忙的。他們非常緊張自己子女,但照顧自己子女的時間不足,所以可能他們每件事都遷就子女。因為他們可能都有些愧疚,有很多家長週末都要上班。變了子女說什麼,他們都盡量答應,盡量滿足子女的要求。」

在香港這彈丸之地,人人握著手機,活著自己的空間,要教導年輕人看看現實世界,學會和別人相處,在山頭閉關時,不多不少都有新一番體會。

「學生要在山野自己煮東西吃,平日可能是媽媽煮一頓好菜,現在就靠自己,餅乾也吃和只是喝水。八日七夜不能用電話,全都電話被收起,不能用。那些教練其實非常有經驗,給他們很多挑戰,完成一個再有下一個難度高些的挑戰。全部都需要合作,你靠自己單打獨鬥是完成不了,是要互相扶持去完成一些任務。變了在過程中經歷很多挑戰,完成一個,又一個,再一個。」

作者:李家文,前新聞記者,育有一名兒子。Kaman透過走訪不同的人,與大家一同學習,如何做一個稱職的家長。

資料來源:Wonder Medi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