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日返工,唔好話坐上巴士,返到車廠已經感到好開心!

一年前,梁領彥(Gary)意外登上頭條,成為全港熱話。1986年出生,2003年考獲9A1B,拔尖入中大計量金融系。畢業後,順理成章加入被視為最有「錢途」的金融業,5年內升至Big Four(四大會計師行)經理,但他為實現童年「揸巴士」的夢想,放棄高薪厚職考車長。

網民有激讚、有「酸葡萄」。「我都認同網民所說:9A又如何呢?追求理想而已。」 梁領彥處之泰然。

我曾經讀書很叻,在別人眼中,我前途光明、障礙很少;相反,很多車長同事駕駛技術非常了得。讀書叻是我的天賦,而駕駛技術是他們的天賦,但這份天賦,未必能為他們帶來平坦的路。

他是主流贏家,但他在批判。「香港仍然不斷吹噓知識型經濟。突然,有一個人走出來顛覆了整件事,連媒體都覺得很shocking!」大學生揸巴士在外國很平常,香港卻成為爭議焦點,歸根究柢,還是香港人職業定型太重。「但我們的社會無理由全部人都讀書很叻啊!我們都需要有人揸巴士,也需要有人從事紥鐵、五金、裝修等行業。」有人無工做,有工無人做。今天,巴士公司仍然在鬧車長荒。

贏在起跑線,他慶幸父母從小沒有逼迫參與各類「興趣班」。重學歷的社會,學海無涯。「不如讀High Dip(高級文憑)、副學士吧!重讀吧!繼續讀書吧!」

狀元批判學歷,似乎有點利益衝突、自相矛盾。「香港從前都有職業先修訓練,但在香港做藍領,似乎很難出頭。社會往往強調知識、金融,但木匠呢?似乎不太重視。」他嚮往外國的職業訓練。


錢不是首要考慮

自小對巴士產生感情,立志成為巴士司機,大學開始規劃。有人問他:為什麼你不再搵多些才走?離開金融界時,「轉工是best timing!」啟動計劃,前一年先考獲巴士牌,保險計,還考了的士司機牌。每一步依計行事,唯一意外,就是其後轉職路線策劃,但仍維持一半時間開車。「追尋理想聽起來很有光環,但沒有計劃很容易失敗。」談到搵工考慮因素,他直言:一、工作滿足感;二、work-life balance;三、薪金。「若然只為搵錢,我大可返去從前industry,但我不是追求luxury。」

9A狀元啟發不少人,而啟發9A狀元的人是大學同房。

他讀心理系,畢業後在大機構做 HR,其後公司安排參與outward bound(外展訓練),然後他就愛上這項活動了!於是,開始想可否化作事業呢?

最終,室友離開大機構,走進荒島。「他告訴我時真是很開心!他的經濟負擔甚至比我大,他已經計劃結婚,但他的未婚妻也很支持他。」

梁領彥強調,自己並非唯一,愈來愈多年輕人願意走出comfort zone。「身邊其實不乏朋友為理想而放棄高薪厚職。」梁領彥的報道出街後,他的一位舊同事也下定決心。「她想到外國繼續進修跳舞。之前都有家庭壓力及經濟局限,但跳舞這回事,也是不能等。老了,筋骨會緊,再也跳不到。」最後,那位Big Four舊同事也跑到倫敦讀舞蹈。

資料來源:十二月號《信報財經月刊》